长沙楼盘 | 北京 | 上海 | 广州 | 深圳 | 天津 | 重庆 | 成都 | 南京 | 武汉 | 西安 | 沈阳 | 青岛 | 大连 | 杭州 | 苏州 | 厦门 | 福州 | 合肥 | 其他城市
首页 > 楼盘新闻 > 正文

一栋楼房4人来卖 房产证却拿不出一张
2012-07-27 11:55:14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7月23日,益阳迎春路,“添亿富”大楼。一半的房子是空的,楼面上悬挂着电线,楼内一地灰尘。8年了,这里没有丝毫人气,房产纠纷是原因之一。

  “我当时就住在附近,天天看到他俩在施工现场。那块地也是布鞋厂的,怎么会有假?”——贺合初

  7月23日,益阳迎春路,“添亿富”大楼。一半的房子是空的,楼面上悬挂着电线,楼内一地灰尘。8年了,这里没有丝毫人气,房产纠纷是原因之一。

  12名已入住的业主,手执的购房合同至少有4个不同的甲方签字,却没有一个人能拿到房产证。多个揣着创富梦想的开发商,因为这栋楼,或深陷囹圄,或家财散尽。

  事由:垫钱盖房却成了房东

  2003年11月12日,益阳市资阳鞋厂拿出一块地,与工程商何芷告签订工程承包合同,开发“添亿富”大楼。

  合同甲方为郭仁义,是布鞋厂的委托代理人。虽然合同上没有写明,但布鞋厂法人、厂长游定安也参与了建房。

  一年后大楼竣工,何芷告一直拿不到工程款。无奈之下,他停下了这栋楼的收尾工作,“房门和楼梯扶手都没做”。他还在楼前竖起了围墙,聘请保安日夜守在大楼里。

  2006年1月18日,何上诉至益阳市中院,要求布鞋厂支付工程欠款260余万元,后者无力支付。法院对“添亿富”进行拍卖,但两次都流拍。最终,这栋房子以205万元的低价收归何芷告作为欠款抵押。

  冲突:多头卖房引发争议

  拿到判决书的何芷告这时才发现,围墙被拆了,房门装好了,楼里住了上十户人家。多套房子早就被卖掉了。

  7月23日,记者在业主贺合初拿出的购房合同上看到,合同签订时间为2005年,也就是在何拿到判决书之前。甲方法人为郭仁义。

  何三元是业主中购房最多的。她说,她从游、郭手上买了7套房和一层所有门面,共花了140多万元。她说自己也参与了卖房,但她是以代理人的身份卖了3套房,钱都给了游、郭两人。

  这些合同都被法院认定无效:“楼房竣工后未在房地产管理部门办理商品房预售许可证,也未验收和交付使用。”

  而在贺合初看来,他真金白银买回来的房子“凭什么不能住”?记者问他买房时郭、游是否提供了房产相关手续,贺合初说:“我当时就住在附近,天天看到他俩在施工现场。那块地也是布鞋厂的,怎么会有假?”几年来,何芷告试图劝说业主搬出,均被拒绝。何芷告放弃了努力,“他们毕竟是出了钱的”。

  结局:谁来收拾这个烂摊子

  这栋V字型的6层楼陷入纠纷,何芷告因此破产。他想把这栋房卖出去,可一听说有“钉子户”,没人肯买。最后,即使只拿到37万元现金和一家公司部分无法兑现的股权,他还是把“添亿富”低价卖给了廖益民。

  廖益民到房产管理部门补交了有关费用,又开始卖房。租出几套门面收到部分房款后,廖也发现驱逐“钉子户”是不可能的事。后来,廖益民抵押房产向银行贷款320万,不久因病离世,这栋楼房也就再没有人过问。如今,“添亿富”的26套房没有一套拥有房产证。

  何三元说“郭仁义还借了她200万”,她决不会搬走。记者问她为什么不去找郭仁义,何三元说郭不可能给钱。7月24日,记者联系上郭仁义求证此事,他拒绝接受采访,随后关机。

  而当事人之一的游定安,已因职务侵占罪被判入狱。

相关热词搜索:房产纠纷 新楼盘 楼盘导航

上一篇:楼市下半年或“软着陆” 房价可能会暴涨
下一篇:工人倒贴钱干活 承包商一直垫付工资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
更多>>各地房产价格
北京房价 ¥25100
上海房价 ¥23200
广州房价 ¥14200
深圳房价 ¥18400
武汉房价 ¥7800
长沙房价 ¥6700
 
更多>>常用房产工具
税费计算器
购房能力评估
提前还贷计算器
住房公积金贷款计算器